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42

2019-11-06 18:37:30 武冈新闻网

打印 放大 缩小
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42

第四十七章 十八岁 刀锋的呢喃

群鸦赶赴盛宴,掠过昏黄天际,沙哑啼声盘旋在诺克萨斯堡垒黑暗的上空。

戈加索.巴尔泰特与马库斯.杜.克卡奥的决斗舞台就位在诺城最著名的地标——诺克萨斯骷髅堡垒前的罗德索将军纪念广场,这个广场经常用於公然处刑或是最高指挥部成员重大决斗。

人群将广场簇成一个水泄不通的圈子,上至将军级位下至平民百姓,无不关注著这场决斗。


虽然现场并没有太多的嘈杂声,马库斯仍能感觉群众已经愈聚愈多。

尽管阿诺德说,指挥部内九成都把他看扁(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位『兄弟』是不是把赌金压在巴尔泰特身上),但此时的马库斯看上去与平时完全一样,毫无焦躁的气息,面罩上的绿色双眸充满著意态自若的从容,他没将视线放在他的敌人身上,也没有在内心祷告,仅只将「呢喃」平放在自己的左掌心中,平静地注视著它凛冽的锋光,像在与之对话。

马库斯的爱刀「呢喃」,是杜.克卡奥家族的传家之宝,此刀是由极其珍稀的金属锻造而成,据闻这稀世金属据说是战争之神遗落在人间的戒指碎片,能轻易割裂天空、劈开大地。相传这种金属在守望者之海的蓝焰岛才找得到,且数千年才生出一吋,所以「呢喃」的刀身并不长,但这样的大小的刀却很适合藏在衣袖内,作为刺客的武器著实合宜。

常言道,每把刀都有自己的灵魂,马库斯也认同此种说法。刀刃乃刀客赖以生存之利器,他们并肩作战、同生共死、在战场上一同绽放著属於他们的辉芒,直至刀裂身亡。

昆明受好评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ht:1.75em;">尽管马库斯还非常年轻,但见识过马库斯战斗的人,无不将他的刀技奉为至高无上的艺术。那把刀握在马库斯手里,彷若猛虎生出羽翼,他们无往不利、无坚不摧、无人能挡。

像是结束了与爱刀的对话,马库斯眼角眯起自信的弧度,左手将呢喃轻轻握在手里,抬头望向他的敌人,这位即将被他击败的将军。

「军阶挑战」——最高指挥部自古以来便以此项传统来决定成员的升阶与否,只要能击败对方,便能取代他的位置(就连达克维尔大将军也一样,但两百年来还没有人能击败他)。但有别较於常见的「下对上挑战制度」,此次对决是由军部统帅——巴尔泰特将军本人亲自向马库斯下的战帖。

盯著巴尔泰特的双眼,不自觉地想起他是如何惹恼与这军部统帅。

自从进入最高指挥部之后,他便决心不再让外人干预血色精锐的指挥权。血色精锐系直属於柏纳姆.达克维尔的战斗组织,但组织的指挥权并非全落在达克维尔的手里,在不干预统帅的情形之下,巴尔泰特将军亦有权指挥血色精锐。

马库斯之所以起身抗命,是因为巴尔泰特似乎完全不将血色精锐的生命当作一回事,巴尔泰特不时地遣使这个非属他麾下的战力去执行高危险型任务,马库斯认为,血色精锐为非效忠对象出生入死是一件极不合理的事情,尤其在这些任务愈来愈频繁之后,参与行动已被视为理所当然,这对组织成员已经造成极大的影响。

因此,马库斯豪不避讳与巴尔泰特将军作对,而对巴尔泰特这心眼狭窄的人而言,怎麼可能容得下一个骄傲、完全不懂尊卑的年轻小夥子?

但这对马库斯而言何尝不是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?只要他赢了这场决斗,就能朝他的目标迈进一大步,爬上顶端,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军部统帅。

此时,巴尔泰特朝他缓缓走来,马库斯看著对方的脚步离自己愈来愈近,昏黄刺眼的夕阳也被巴尔泰特巨大的身形挡住,那又长又宽的影子形成一片黑暗,覆住了马库斯。

「小子。」巴尔泰特嘶嘶的气音由他的面罩传出,同时马库斯也听见锁链拖行在地面的声响,那是他的武器「噬魂飞镰」的尾巴。

「嗯?」马库斯瞥了巴尔泰特一眼,对方那刻满皱纹的双眼正恶狠狠地瞪著他瞧,但面对这样的气势压迫,他却泰然自若。

此时两人之间的距离只在一步之遥,这距离令旁人不禁都屏住呼息。巴尔泰特瞪大了他两颗黑压压的眼珠,低头对马库斯说道:「要不看在大将军器重你的份上,老子八百年前就把你分尸了。」

「呵。」马库斯将面罩拉了下来,露出他年轻的脸庞,自信地看著巴尔泰特说:「老将军,有件事……我想在开打前与你商量商量。」

还没等巴尔泰特同意,「啪擦!」一声,马库斯点燃了香菸,同时他似乎能听见对方紧握拳头的裂骨声,但那恐怖的声音没让马库斯停止挑衅。待马库斯享受地吐出第一口白烟之后,对巴尔泰特说道:

「作为尊重,我若没在这根菸熄灭之前杀了将军,就算我输。」

「你会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。」

忽地,马库斯往后一蹬,正当众人还在疑惑他为何后退时,在他原本的位置上,花岗岩地板已经插上一把不知从何而来的飞镰。

但泊泊白烟的轨迹并没有停下,马库斯在落地后立刻起跳,而他原著地的地板也与方才一样,遭到无数飞镰嵌上而破碎。

「唔?」叼著菸的他挑了挑眉毛,故作讶异。

此时众人眼见身在空中的马库斯已经没有立足点可以跳跃,身子始随重力落下,巴尔泰特当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,他甩出重重飞镰,黑而弯钩状的铁镰就如同一只只振翅抢食的贪婪乌鸦,纷纷朝马库斯的方向冲去。

马库斯甩开暗红色镶金边的血色精锐斗篷,无数刀片飞散而出,铁镰与刀片激烈撞击著,刀片借力四散,竟在现场刮起了一场刀片暴雨,围观的人群无不往后退步,深怕被这风暴波及。

「雕虫小技。」巴尔泰特举起手臂抵挡飞射而来的刀片,但没有一片刀片能伤的了他,但就在他举臂抵御之时,他没有发现马库斯已经消失在空中。

待刀雨落尽,巴尔泰特放下手臂时,马库斯却又站在原本的位置上了,就像一开始一样,他的笑容、眼神还有衣著完全没有一丝变化,唯一不同的,是他嘴里的菸已经燃烧了三分之一。

马库斯振了振斗篷,挥开四周的沙尘,斗篷还未落下,刹那间他又消失了。


「锵————!!!」

没有人看清楚他是如何在一瞬间移动到巴尔泰特将军身后的,只见儿童癫痫发作应该怎么治疗他出现之时,巴尔泰特手持双镰望马库斯振臂一甩,马库斯亦抽出双刀抵御,但冲击波之大震破地表,风压扫向群众。

「看不出那小子有这麼大的能耐!一般人哪挡得住将军的攻击!」

「这样才精彩啊!若他一下就被解决岂不太无趣了点?」

「喂喂,我可是把一身的家当全押在巴尔泰特身上,他最好能尽早解决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!」

「哈哈哈哈!你担心啥啊?咱将军在战场上可有输过?」

「是啊!你要真是担心将军!那无非是把诺克萨斯的军部统帅给瞧扁了!」

「他的担心是正确的。」

「喂!是谁?竟敢这麼说?」

只见左右人群全都识相地让了开来,真不知道哪个不识好歹的家伙,三名士兵朝著声音的来源一看,原来竟是一个平头大汉,右臂抱了个婴孩,穿著简便而随兴的服装,看起来不似个军人,倒像个带小孩出门散散步的闲杂人士。但见众人不甚友善地瞪著自己瞧,男子却反而对他们客气地眨眨眼睛。

「不瞒各位乡亲父老,这局我把赌金全押在杜.克卡奥身上了……诸位先别笑我疯癫,也别急著要给我好看,待听我解释解释给你们听……第一,」男子故作正经地清清喉咙,摇头晃脑,倒是有几分模仿老学究的讲课样,「马库斯.杜.克卡奥是血色精锐的领导者——血色精锐!血色精锐你们晓得吧?那个组织可不是你们想进去就能进去的,作为达克维尔将军的直属作战组织,你必须先干掉三百个蒂玛西亚士兵,才有资格报名参加血色精锐考试!再来你还得找了个组织成员,把他给宰了才能替补进去!而且……」

「废话这麼多!」对巴尔泰特忠心耿耿的士兵们没耐性地拔出刀来。


「呜哇哇哇哇--!!」

「喂!你吓到我儿子了!」男子粗手粗脚安抚著婴孩,可惜一点用也没有,不过他一面跟大哭大闹的孩子奋战,一面闪过接踵而来向自己招呼的刀枪,「第二,你们之所以全下巴尔泰特赢,是因为一般人根本不知道马库斯战斗的模样,因为见识过的人都已经死在他刀下,这世上知道他有多强的,只有达克维尔将军、血色精锐、还有一个我不能说。」

「无聊!什麼达克维尔将军的战斗组织?血色精锐现在也只不过是巴尔泰特将军的工具罢了!」

「唉,看来跟你们解释再多也没有用,我就告诉你们最后一件事吧,那就是……」男子搓了搓鼻子,朝战场的方向望去,而他的笑容就像是在提早庆祝胜利般地自信:

「……他的菸再过几秒就要熄灭了。」

这几秒钟在外人眼里看起来就与马库斯生命倒数计时无异,但那缕即将烧尽的轻烟,实际上却是马库斯真正需要花费的时间。

「儿子,你听过刀锋的呢喃吗?」男子对著襁褓中的婴孩说。

马库斯的人影不见了,就这麼消失在广场之中,众人左顾右盼,没找到他人影,却听见了一些蟋碎的叮呤声,那声响原本就像一只孤蝉,兀自荡漾在尘土漫天的战场之中,抑扬顿挫地独奏,然而不久之后,这些声响却愈来愈多,简直像是大合奏。

「为什麼我的刀会发出这种声音?」士兵握著腰间震动的刀刃。

「我的斧头也是!」

「这天杀的中了什麼邪术?!」

江苏癫痫病哪里治得好height:1.75em;">随著金属的呜咽声充斥全场,他们也发现一抹红色的影子快速地窜过巴尔泰特,像一道红色的闪电穿过巨石,却不带任何声响,这一瞬间,所有的声音都随著那道闪光而消失了,全场陷入了前所未有地安静之中。


「看见了吗?儿子。」

红色的夕阳、红色的披风、红色的头发、红色的鲜血,这世界难道没有别的颜色了吗?

那抹红色的影子最终又回到了他的原点,只是,菸熄了、喧闹声停止了、太阳西沉了,只剩马库斯的刀映射出夕阳的最后一道刺眼的锋光,马库斯安静地看著呢喃一尘不染的刀面,他满意地笑著,像是接收到了呢喃此时的情感。

那是只有马库斯才能听见的刀锋的呢喃,他的爱刀告诉他,谢谢他再次让它自在地飞驰、快乐地穿梭、让它徜徉於杀戮的快感,还有满足它嗜血的天性。

「未来,就算不能像老爸这样,你也一定要变得跟马库斯一样强。」男子对著婴孩这麼说,「你瞧瞧,他杀人时,刀锋就像一阵利索的风,那风来的快去得也快,无影也无形,甚至连杀完人之后都还能滴血未染地优雅离去。至今还没有人能理解,他是怎麼让刀刃不沾血的。」

如果你见识了马库斯的刀术而有幸能活下来,你一定会认为红色是种高贵的色彩。你欣赏红色,因为马库斯就代表著红色,红色就代表著马库斯。你害怕红色,因为那血在他的刀上竟像是马库斯以命祭刀,以血祭大城邦诺克萨斯的亡魂自甘死於他刀下的证明。

那麼,你喜欢红色,还是害怕红色?

想必现已倒卧在血泊中一动也不动的戈加索.巴尔泰特,势必是讨厌这个颜色的。

马库斯一言不发的伫立在广场上,擦拭著刀身上不存在的血迹,仿若在提醒著惊愕不已的人们,那浸在鲜红色彩中的人体艺术品是他与刀留下的永恒。

众人瞠目结舌,短时间内还没有人能接受这个事实,就连裁判官都变得像个石像般,连该怎麼说话都给忘了,然而,这时……


砰————!!!

忽地,一颗子弹射穿了马库斯的身体,这枪声瞬间惊醒了在场的所有人。

马库斯喘著大气蹲跪在地板,蹙著眉头在这阵慌乱中扫视著每一个角落,但人群实在太过密集与凌乱,他找不到暗杀者的位置,但此时,传进他耳中的不是第二声枪响,而是一声凄厉的哀号。

「啊啊啊!!!」

「该死……又怎麼了?」马库斯苦笑著。

正疑惑,马库斯却发现右手抱著婴儿,左手拖著一具尸体的阿诺德,从人群中走了出来,并粗鲁地将那个可怜虫扔到巴尔泰特的身边,而他的军服上正好绣著巴尔泰特的军徽。

「此人意图暗杀军部统帅,罪证确凿,属下迫於现况紧急,已擅自将其处决,请将军降罪。」阿诺德在马库斯的面前跪下,也不管他的孩子是不是正嚎啕大哭著。

「起来吧,你这副正经模样怎麼看都怎麼不习惯。」

「反正这件事都已经钉上板板了,总是该提早练习嘛!」阿诺德挤挤眼。

马库斯摇摇头,并且露出难得的轻松笑容。他用力地拍了拍阿诺德的肩膀,说道:「谢了,兄弟。」

「谢啥?马库斯,你要是死了,我可能就拿不到半毛赌金了。」阿诺德抬起头来,朝马库斯做了个恶心的表情。

马库斯翻了翻白眼,不想再说,随后他伸手拉起阿诺德,但此时阿诺德却突然瞪大了双眼,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。

「怎了?」

「马库斯,你没事吧?」

「没事啊,到底怎麼了?」

「……为什麼你身上的伤口不见了?」

马库斯惊讶地低下头来,却发现自己的胸口上的衣服开了个大洞,可是那破口上……却没有鲜血流淌出来。


叩叩叩——

「安朵梅达?」

高塔顶楼的房门没有回应,此时这里不但毫无声响,房间内似乎也没有一点光线,就连那熟悉的味道彷佛也一起消失。

马库斯来到这里已经是距离决斗后的两个小时。

当阿诺德发现他胸口上的枪伤竟然凭空消失,他唯一能够怀疑的,便是前一天晚上,安朵梅达在屋顶对他施展的魔法。虽然他极不想承认自己是靠她的魔法才能幸免於难,但他思来想去都找不到其他可能。

那一瞬间的痛觉是很真实的,但随著时间过去,那疼痛逐渐由灼热感转变为温暖的感受,最后逐渐消失,只留下衣服上的破洞,还有微弱的蓝色光芒。

虽然他实在不想来这里,但他必须确认清楚这件事情。若不是安朵梅达的魔法造成的,他就得找出其他原因,但若真是她的魔法保护了他,那麼……

「该死的八婆,我可没让你这般任意给我做这份人情。」马库斯兀自嘴硬。

但是,马库斯已经站在木门前十分钟了,房内依然没有传来任何动静,於是他决定硬闯进去。

在他踏进门楣的同时,他感觉军靴像是踩在一摊水上,同时黑暗的房中,传来了一阵血腥的味道。

终於,月光探出了云层,洒进窗框,此时他才赫然看见,安朵梅达竟倒卧在血泊之中,而她的胸口间,怎麼会有一个深深的弹孔?

(未完待续)

友情链接: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吉林治疗癫痫正规医院 长春癫痫病专科医院 吉林癫痫病医院 长春治疗癫痫病研究院